点击阅读全文

陆临渊宁潇潇是穿越重生《偷听心声后,疯批皇帝不干了!》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朕不会以此论你的罪。”陆临渊捏了捏山根,声音慵懒,“朕觉得眼睛酸,懒得自己看。且你胆小怕事,无论在奏折上看见了什么,朕料定你也不敢说出去。”宁潇潇:【当皇帝懒成你这个样子,怪不得最后落得一个被灭国的下场......】“那皇上,奴婢念了?”陆临渊一边要听着宁潇潇心里的吐槽,一边还得装作无事发生表现得云...

偷听心声后,疯批皇帝不干了!

偷听心声后,疯批皇帝不干了! 在线试读


陆临渊一路将宁潇潇拖到了朝阳宫偏殿的书房里。

暴君抓着她的手腕用力一甩,十分蛮横地将她丢在了暖座上。

月光洒在他那张冷峻好看的脸上,透露出不明的欲望来。

宁潇潇双手护胸,身子瑟缩在角落,紧闭双眼求饶,“皇上不要!奴婢卑贱之躯怎能配得上皇上,皇上您......啊??”

她嘴里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的脸被什么东西给抽了一下。

睁开眼,才看见是暴君将案边的奏折丢在了她脸上。

“你知道自己配不上朕,就不该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美事。”

宁潇潇:“那皇上把奴婢拉到这小黑屋里来干嘛?”

陆临渊取过桌上的火折子将烛火燃起,坐在了宁潇潇的对面。

他瞄了一眼掉在地上的奏折,“捡起来。”

“哦......”

宁潇潇乖乖捡起奏折,双手毕恭毕敬地奉上给陆临渊。

他却不接,身子后倾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打开,念给朕听。”

宁潇潇的手僵在半空中,进退两难,“这......皇上,这不妥吧?”

【这狗皇帝脑子有病吗?奏折这种前朝的机密文件,后宫女眷私自翻阅可都是要砍头的。他该不会是想杀了但我没有好的由头,故意挖个坑让我跳吧?】

“你放心念。朕不会以此论你的罪。”陆临渊捏了捏山根,声音慵懒,“朕觉得眼睛酸,懒得自己看。且你胆小怕事,无论在奏折上看见了什么,朕料定你也不敢说出去。”

宁潇潇:【当皇帝懒成你这个样子,怪不得最后落得一个被灭国的下场......】

“那皇上,奴婢念了?”

陆临渊一边要听着宁潇潇心里的吐槽,一边还得装作无事发生表现得云淡风轻,“念。”

他并不是懒得自己看奏折,相反,挑灯夜战是他登基三年以来的常态。

今日他翻了顾似锦的牌子,让她侍寝只是表面上的幌子,真正的目的,则是试探宁潇潇预知未来的能力到底能准确到什么地步。

上一回她的心声精准预测了南蛮使臣会对他行刺,那么今天让她看过这些奏折,就能顺带的让她看见上奏折的那些大臣的名字。

这里面谁对自己有不臣之心,说不定他可以透过宁潇潇的心声提前预知未来?

宁潇潇按顺序,从桌案上堆积如山的奏折里抽出了第一本翻开:

“是镇边将军的,他说他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梦到皇上了,问皇上近来一切可好?他十分想念皇上。”

这些不知所云拍马屁的奏折陆临渊每天不知道要看多少。

他朱批一落,在上面潦草地写了个‘安’字,便让宁潇潇继续。

“这本是工部尚书的,说他家的铁树开花了,问皇上您想不想看。”

陆临渊短叹一声,脸上流露出了厌恶的表情,随即在奏折上写了一句,<没话说可以不说>。

宁潇潇又接着念下一本:

“这本是太医院院判的,他问您......”

宁潇潇看着上面写的内容,再次开始憋笑:

“他问您......最近吃得好吗,屁还放得多不多,痔疮还有没有犯......还问您......”

陆临渊一把将这封奏折从宁潇潇手中夺过来,随手丢出了窗外,一脸的羞耻之色:

“下、下一个!”

宁潇潇偷笑了一声,翻开了下一本奏折。

这一本,是南运司上奏南方水患形势日益严峻,请求陆临渊多派些人手支援,并运送些粮食往南方。

宁潇潇照着奏折上面所述一句不差地念给了陆临渊,可她心里却泛起了嘀咕:

【这次震灾,他是让步军统领魏言携带粮草和部队去震灾的。狗皇帝这次心系天下,还特意拨了三万两白银一并让他押送去南方。但是魏言却见钱眼开,半路上携带自己的亲兵,卷了银两就跑路了。】

【他是带军的将领,他跑了自然会拖延行军速度。等副将带领着军队和粮草赶去南方的时候,南方已经受灾十分严重,饿殍遍野,死伤不计其数。而狗皇帝也因为这件事,在南方诸城大失民心。】

【呸!枉我那时候还心疼过他被天下人所误解。现在看来,他连奏折都懒得自己看,能是个什么称职的好皇帝?活该被人骂!】

宁潇潇的吐槽,陆临渊尽收耳中。

魏言......

很好,朕倒从未看出他是个如此孑孓小人。

陆临渊不动声色,在奏折上批了个‘阅’。

宁潇潇正准备继续读奏折的时候,小七突然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

【滴滴滴~宿主你有新的任务啦~】

【插暴君的鼻孔!】

【任务完成,剧情崩坏值+1%,任务失败,宿主生命值-10%~】

宁潇潇:【......你没事吧?我插暴君的鼻孔能不能崩坏剧情我不知道,但他肯定能崩了我!】

小七:【剧情不能选择哦,还请宿主加油!】

(PS:本文设定,男主只能听见女主独自的心声,和系统的对话他听不见。)

没办法,任务都已经发布了,她就是不想做也得硬着头皮做。

于是她偷瞄着暴君‘迷人’的鼻孔,陷入了沉思。

要不......直接插?

反正自己可以倒退时间,插完就跑,全当无事发生。

说干就干!

宁潇潇毫无征兆地喊了陆临渊一声,“皇上!你看看我。”

陆临渊懒抬眼皮睨着她,“怎么了?”

电光火石之间,她冲暴君比了个yeah,然后猝不及防的将自己的手指插进了暴君的鼻孔里......

陆临渊被这她疯癫的举动给整懵了。

任由她插了两秒后,才回过神来一把将她推开,指着她骂道:“朕看你是活腻了!你......”

“拜拜~咱们‘痔疮’见~”

说完,宁潇潇按下了脑海中的倒退键。

时间回到了三分钟前,她再度念出了那本让暴君社死的奏折:

“这本是太医院院判的,他问您......”

“他问您......最近吃得好吗,屁还放得多不多,痔疮还有没有犯......还问您......”

陆临渊一把将这封奏折从宁潇潇手中夺过来,随手丢出了窗外,一脸的羞耻之色:

“下、下一个......”

小说《偷听心声后,疯批皇帝不干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__SCRIPT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