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公主变心后,禁欲太傅傻眼了》是作者“酒鱼鱼”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傅含枝迟韫玉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公主,我们快到临江了”春诵掀开帘子看了一眼遥遥望去,临江城的城门立在远处夏弦纠正她:“不能再喊公主了,要喊小姐”春诵拍拍脑袋:“怪我怪我,喊习惯了”傅含枝撑着脸颊浅笑,没怎么计较她这几日在马车上都没怎么睡好,这会正值午时,窗外阳光正好,洒进车内熏的人浑身暖洋洋的她生了困意,索性侧身趴在软枕上,阖上了双眼,“我有些困,先睡一会,到了再喊我罢”春夏两人轻轻道是,春诵轻声吩咐外面侍从驾...

公主变心后,禁欲太傅傻眼了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元又启和柳逢春一惊,抬眼看去,就见傅含枝打帘走了进来。

“哎呦,我的小祖宗哎,今儿个什么风将你给吹来咯!”

柳逢春一脸惊喜,一把拉过她上下打量,怜爱地摸摸她的小脸:“前几日听说你生了场病,可给我着急坏了,若不是你母后说你没什么大事,我早就进宫了。”

元又启拈着胡子笑她:“你呀,就是急性子。”

“我们枝枝是小公主,那么多御医跟前伺候着,瞎担心什么。”

柳逢春睨他一眼,懒得搭理他。

也不知道是谁前几日大晚上觉都睡不安稳,做梦都在担忧宝贝外孙女呢。

真的是,男人啊。

不论老少,面子都比天大。

柳逢春拉着外孙女坐下,握着她手关心絮叨。

“好好的怎么会生病呢?如今可大好了?”

傅含枝这时候才终于能插上一句嘴,她笑着安抚道:“外祖母您放心,只是小小风寒而已,我早就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啊。”柳逢春松了口气,轻拍拍她的手。

元又启关切问道:“外头冷,你就自己来的?出宫时可知会你母后了?”

“知会了,母后和我都想外祖父外祖母了,所以特意派我来看看你们,对了,还有朝朝本也想来,但他还得上课,所以就我一个人来了。”

傅含枝笑容清浅,语声轻柔的同外祖外祖母说着家长里短。

闻言,元又启轻轻点头:“男孩子正该用功念书,我们都好着呢,不必时刻惦记挂怀。”

柳逢春也赞同的轻轻颔首。

“对了。”

傅含枝弯着眉眼:“母后还让我给你们带了好多东西。”

“回回来都带许多东西,我们什么都不缺,跟你母后说,照顾好自己,不用挂念我们。”柳逢春嗔怪道。

傅含枝闻言未语,莞尔而笑。

一室和乐融融,尽享天伦之乐。

“哟,这是哪家的漂亮姑娘来了啊?”

一道清冷的嗓音,伴随着珠帘的清脆碰撞声,那人恍然大悟般含笑:“哦,原来是我们家的啊。”

傅含枝抬眼望去,嘴角一弯,娇声喊道:“舅娘。”

“阿初来了。”柳逢春见到她,笑着招呼道:“过来坐。”

温初姮福身行了一礼,然后在傅含枝身边坐下。

侧眸瞧着她半晌,紧接着便道:“瘦了。”

傅含枝一下子哭笑不得,无奈极了。

怎么所有人看见她第一句都是这句话。

少女脸色实在郁闷的明显,温初姮也不再逗她,同她说起别的。

在又春苑陪老人坐了一会,傅含枝便跟在温初姮身后出来了。

温初姮侧身睨她,明知故问:“跟出来做什么?”

傅含枝眉眼一弯,笑语盈盈,“舅娘~我想去找表姐。”

温初姮噗嗤一笑,素白手指点点她额头,“你呀,跟你母后一个模样,当年她也是同你现在这般八卦我的。”

傅含枝顿时来了兴趣,好奇问道:“舅娘,我母后是怎么八卦你的啊?”

“想套我话,可没门。”

温初姮不吃她那一套,笑骂着打发她去寻元好好。

傅含枝只得遗憾的去寻元好好了。

她熟门熟路地走到汀兰院,推门进去。

谁知,刚踏进院门,迎面而来一道剑光。

傅含枝习惯性的眼睛一闭,双手举起,开始求饶:“女侠,你忘了吗,我是你那大湘河畔手无寸铁的妹妹啊!”

话落,熟悉的声音没听见,却传来一道陌生的慵懒笑声。

傅含枝睁开半只眼,好奇地望过去。

就见那边石凳上款款坐着一年轻男子,生的一张比女子还要貌美的脸,唇红齿白,眉眼如画,手撑着下颌,正朝她笑,浑身透着懒散,意态风流。

若不是他穿着男装,束着发冠,只看那张脸,怕是真会以为是个佳人。

傅含枝暗道,难怪能做压寨夫人。

确实是个不多见的绝世美人。

还是她表姐眼光好啊。

傅含枝站在那东想西想,元好好不知何时早已收了剑,轻轻拍了拍她脑袋。

少女叉腰,大大咧咧笑她:“想看就睁开眼,睁半只你属猫头鹰啊。”

傅含枝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元好好将她往里面拉,一边走一边蹙眉道:“许久不见,你怎么越来越瘦了?宫里没钱了养不起御厨了?”

许久不见,她表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毒舌啊。

傅含枝忍住笑意,“可不干厨子的事,是我自己前几日生了场病,而且现在已无大碍了。”

元好好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严肃开口,“你生病是几日前?生的是什么病?”

傅含枝不明所以,却还是认真想了想:“大概是六七日前吧。”

她瞧着元好好的脸色,又赶紧补了一句,“不过不是什么大病,染了风寒而已,两三日我便好了。”

傅含枝本以为元好好是担忧她的病,却没想到就见表姐她听闻此话不仅没有展颜,反而秀眉蹙得更深了。

元好好转身,英气漂亮的眉眼定定地看着她,突然道:“你知晓我哪日回来的吗?”

傅含枝被她这样莫名含怒的眼神看着,心头陡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元好好:“我回京那日,盛京下雪了。”

傅含枝本还一脸茫然,又陡然听闻她此句,顿时愣在原地。

近些日子,盛京下雪的也没有几日。

她突然想起什么,眼眸不由得一颤。

“那日马车经过安定坊,我掀开帘子本想着赏雪,却不想老远瞧见个散着头发浑身狼狈的女子…”

元好好不再绕圈子,笃定开口:“那是你吧。”

傅含枝难得不晓得说什么,她不想对着表姐撒谎,可是说出来却又十分丢脸。

她心底喟叹,却还是轻轻嗯了一声。

得她承认,元好好顿时气笑了:“竟然真的是你…”

“我当时瞧着便觉得身形像你,但又觉得你应当好好在宫里待着,怎会如此形容狼狈,却没成想…”

她轻嗤一声,语声微冷:“你现在倒是同我说说,堂堂公主,是怎么把你自己作弄成那样的?”

傅含枝苦了脸,垂着眼睛不知该如何开口。

说她是因为一个男人,说她是因为被一个男人拒绝了。

那表姐大概会骂死她吧。

现如今,进退两难。

真是夭寿哎。

小说《公主变心后,禁欲太傅傻眼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