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官场:考公第一,从最穷基层混起》主角林辰李有娟,是小说写手“中原一点青”所写。精彩内容:林辰回到宿舍,发现竟然是房门大开小偷?这是林辰的第一反应,立即就冲了进去房间里,被人扒得乱七八糟,连床垫子都被掀起来了抽屉里的东西,全都被扔出来了,满地都是林辰站在门口,脸色铁青地望向屋子里,很快就发现端倪了对方不是为钱来的,而是想要找什么东西房间里,有好几箱五粮液,但对方一瓶都没拿,只不过将所有的箱子都打开了既然不是为钱,那就是想要找什么东西了而且,对方对他的行踪很了解,知道他刚...

官场:考公第一,从最穷基层混起

免费试读


“扑通”一声,柳长河直接就跪在了林辰和齐柯儿的跟前,“林乡长,柯儿,我不是人,我是人渣,求你们给我一次机会吧。”

“我好不容易才混到组织委员的位子上,不能一无所有啊。”

齐柯儿冷笑一声:“柳长河,你从所谓的狗屁不是,混到组织委员的位子上,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吧。”

“不得不说,你有一位好叔叔,不然的话,就凭你的德行,现在还狗屁不是呢。”

林辰淡淡问道:“柳长河,我问你,这事是你的主意,还是柳书记的主意?”

这个问题,很耐人寻味啊。

然后,林辰又说道:“柳长河,这个问题很关键,牵涉到你会被判刑,还是只会被教育一番。”

“根据法律规定呢,你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了损害他人权益罪、陷害罪、强迫妇女罪等,至少五六种罪行。”

“噢,对了,如果贾平行想要脱身事外,一口咬定这相机是你偷的,就得再加一项盗窃罪。”

“我在省里、市里和县里都有关系,肯定会让你顶格判刑,估计至少得十五年以上。”

“当然了,如果你是从犯的话,罪行就会小很多。”

“我稍微操作一下,或许给你弄一个两三年,而且还是缓刑,基本上不用坐牢。”

当然了,林辰说的这些罪名,就是半真半假,纯粹是用来吓唬柳长河的。

林辰心里明白,如果不能趁着这个机会,将柳中原搞下去,日后必然会受到他的反噬。

柳中原在邻水乡毕竟根深蒂固,而林辰才来一个多月,两人相斗的结果,林辰吃亏的可能会很大。

而只要柳中原失了权力,邻水乡的所有领导必然会有大半转投林辰,到时候就算柳中原想报复,也是无能为力。

经历过上一世,林辰明白,搞人就要将他搞得再无能力报仇,不然的话,一定会是不死不休的报复。

柳长河的心理素质不高,被林辰这么一吓唬,心态立即就崩了,急忙喊道:“对,是我叔叔让我这么做的。”

“我叔叔说,林乡长来了之后,处处跟他唱反调,他必须要将林乡长收拾下去。”

“不然的话,这邻水乡就不再是我叔叔的一言堂了。”

林辰点了点头:“很好,柳长河,你的罪至少减少一半了。”

说着,林辰又将录音机拿出来,捣鼓一阵:“你刚才的话,也被全部录下来了。”

“如果你再改口,嘿嘿,至少没什么用,或者再加一罪。”

柳长河登时怂了,刚刚生起的改口心思立即就荡然无存了。

林辰拿出大哥大,拨通了秦达阳办公室的电话:“老秦,派几个人过来,邻水东桥发生一个案子。”

林辰亲自打来的电话,秦达阳的出警速度自然是最快的,只是五分钟不到,就带了几个警员来到。

听林辰说了一下情况,秦达阳的下巴都快要掉地上了。

以秦达阳多年的办案经验,以及从政经验,他一下子就能猜到,林辰绝对要挟柳长河了,趁机将柳中原拽下来。

但秦达阳跟柳中原一直不和,自然是乐得看到柳中原下位,便兴冲冲地将柳长河三人带走,去录口供了。

齐柯儿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脸的感激:“林乡长,谢谢你。”

林辰淡淡一笑:“谢什么,我也是自保而已。”

齐柯儿又一脸的愧疚:“如果我不找你请教写作,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了。”

林辰笑着说道:“柯儿,你的政治觉悟须得提升啊。”

“我空降过来,占了柳长河的位子,他对我是恨之入骨。”

“就算没有你请教写作的事,你觉得柳长河就不会对我出手了吗?”

齐柯儿很是认同林辰的这番话,不过呢,她却是皱了皱眉头:“林乡长,我给您提个意见。”

“您真是什么都好,可就是喜欢教训人,这一点不好。”

林辰笑道:“怎么,丫头,你还不服气啊。”

齐柯儿白了他一眼:“林乡长你不觉得你说话的口气太老气横秋了嘛,明明只比我大半岁,竟然喊我丫头。”

林辰登时一阵莞尔。

这一世,他确实还很年轻。

但上一世,他却是五十多岁的时候被杀死的。

所以,按照上一世的年龄,林辰比齐柯儿的爹还要年长好几岁,喊她一声丫头自然是很正常的。

林辰当然不会多解释,笑着说道:“好,齐柯儿同志,我虚心接受你的建议。”

“其实,咱们党内,就该多一些像你这样敢于给领导提意见的同志。”

“不然的话,像柳中原那样的一言堂风格,是很容易出现的。”

见林辰没有生气,反而夸她,齐柯儿不由嘻嘻一笑:“林乡长,我这人实诚,以后就会经常给您提意见了。”

“到时候,我若是提错了意见,你可不能给我穿小鞋。”

林辰哈哈大笑道:“提意见嘛,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怎么会生气呢。”

“再说,有你这样的美女提意见,也是一件很赏心悦目,沐浴心灵的享受嘛。”

说罢这句话,林辰登时就有些后悔了,貌似有点挑逗的意思。

果然,听了林辰这话,齐柯儿登时就俏脸一红,低着头,没再说什么。

气氛自然就有些尴尬了。

林辰轻咳一声,笑着说道:“齐主任,咱们也回去吧。”

齐主任?

齐柯儿听了林辰这个称呼,再次俏脸一红,低声说道:“林乡长,谢谢你。”

林辰笑道:“我提你当妇联主任,可不是白提的,就等于是你站队了。”

“万一哪一天,我得罪了什么大领导,你也会跟着遭殃的。”

齐柯儿明白,林辰是不想让她有欠着人情的意思,心中更加感激,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一辆自行车,又有点尴尬了。

柳长河的事情,使得齐柯儿也不敢提议让林辰骑车带她了,林辰自然也不会主动要求。

于是,林辰让齐柯儿先回家,他则是慢慢走回去。

望着齐柯儿骑着自行车的优雅背影,林辰也微微松了一口气,今天的事情着实侥幸。

若非他是政法大学毕业,若非他上一世在公安系统干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会想起买一个录音机,而且是随身携带呢。

不然,这事一旦定性,日后赵元龙也难帮他平反。

小说《官场:考公第一,从最穷基层混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