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贵嫡

现代言情《贵嫡》,现已上架,主角是张汐音段渐离,作者“昭扶阳”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张汐音手微微颤抖,眼中皆是恐惧。恐惧不是为了让家人信她装出来的,而是真实的害怕,哪怕是重生,她也怕前世所发生的再现,怕自己保护不了家人。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张汐音不稳的呼吸声。这太过匪夷所思,可自己的女儿一向不说谎...

免费试读

张寿安想了想:“寿桦,那只是梦而已。”
张汐音早便想到说是梦家人定然不会信,不过,哪怕家人不信,她也要说。
而且,她有一个能让家里人彻底相信她所做的梦都会成真的办法。
“我知道你们不信,其实一开始我也不信。但从昨夜开始,我信了。”张汐音道:“梦里,我梦见了周易宏回京,带回来了一个女子,她叫李悦菀。那梦境里,无论是周易宏说的话,还是这个人的名字,场景等等全部都很清晰。这个梦,在昨夜完全对上了,一模一样,那个叫李悦菀的女子,真的出现了,一个我从来不认识,梦境里出现的人真的出现了,我很害怕。”
张汐音手微微颤抖,眼中皆是恐惧。
恐惧不是为了让家人信她装出来的,而是真实的害怕,哪怕是重生,她也怕前世所发生的再现,怕自己保护不了家人。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张汐音不稳的呼吸声。
这太过匪夷所思,可自己的女儿一向不说谎。而且女儿回来之后,都病倒了。
张夫人道:“娘信你,寿桦别怕,你继续说。”
张老太爷:“你说。”
张汐音便将前世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没有一丝隐瞒。不能隐瞒,张家血海深仇她一定要报,而单单靠她一个人必然举步艰难。
爹娘,爷爷哥哥他们一无所知更是被动,她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半个时辰后。
“那李悦菀竟然是……”
嫡长公主!
天呐!几人的脸上说不出的震惊,倘若都是真的,那……皇后就是欺君。
“此时事关重大,绝对不能让他人知道。”张老太爷面色凝重,想到三年之后,他们张氏遭诛灭,一向慈祥温和的脸上也盈满了煞气。
他们怎么敢?
若当真如此……
张老爷道:“若真是为了我们家的钱,那我就是救了条毒蛇。”
救人命还被反咬,家破人亡。
欺人太甚。
张汐音说道:“李悦菀进府后,周易宏会晋升为正二品羽林大将军,梦会不会成真,等过皇帝封赏下来便知。”
李悦菀会八抬大轿抬进侯府,周易宏必会晋升,一切成真。
张老太爷看向孙女,叹道:“寿桦,我们信你。”
是梦又如何,就算是梦,他们也绝对不会让梦成真。
何况,梦还成真了。
李悦菀,被调换的公主……
半个时辰后,张老爷送父亲回安乐院,张寿安也回去休息,黄氏留下来陪张汐音。
夜色浓浓,母女两躺在床上。
张汐音缩在母亲的怀里,低声道:“阿娘,我说的都是真的。”
黄氏摸着她的头发,像小时候一样哄道:“娘知道,寿桦,你做得很对,哪怕只是梦,我们也要防范,何况还真出现了那个女人。”
他们家富裕非普通富户能比,张家历代皇商本就有钱,黄家又掌管宫中珍品首饰布匹等采买,哪哪儿不被人盯着。
黄氏亲了亲女儿的额头,说道:“你的梦,我们都不会让它成真的。”
张汐音低低的出声:“嗯。”
——
书房密室里,爷孙三人并没有去休息。
张老爷道:“哪怕是梦,我们也要防范,就怕梦成真。得想办法找到证据,证明当年换婴孩的事实,哪怕过去了十七年,也要找到。”
张老太爷摸着下巴的胡须,说道:“既然是定安侯府当年一手操办,他们自然对真相一清二楚,事儿做了自然有蛛丝马迹可循。”
张寿安:“李悦菀若是皇后女儿,侯府必然会暗地里养着,只要找到他们养李悦菀的证据,就能证实她真是皇后的女儿。”
还有周易宏是否会晋升为正二品羽林大将军的事。
家破人亡,他们绝对不会让此事发生。
——
天将明之时,黄氏被惊醒了。
她扭头看去,女儿满身是汗,浑身发颤痛苦的哭喊着什么。
“不要,不要砍……冤枉……不要砍……”
黄氏心疼的抱着她,唤道:“寿桦,你醒醒。”
张汐音双手乱挥:“不要砍……”
黄氏大喊一声:“寿桦。”
张汐音猛的睁开眼,眼里全是恐惧悲痛。
她动了动嘴,喃喃道:“娘?”
黄氏心疼的应声:“娘在,你只是做噩梦了,只是做噩梦。”
只是梦。
张汐音紧紧抱住自己的娘亲,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呼吸慢慢的顺畅了。
是梦,也不是梦。
她稳住心神,从母亲的怀里起身道:“娘,我没事,我们起来吧。”
唤人进来,伺候梳洗之后去安乐院给奶奶请安。
张老夫人看她面色不见好:“药不管用吗?再去请大夫……”
张汐音拉着张老夫人的手扶她去前院,说道:“已经好多了,不用再请大夫。”
“真的?”
张汐音点头笑道:“真的,奶奶饿了吗?我饿了,我想吃虾饺和五色粥。”
话音刚落,廊下那边温语柔走来,笑道:“知道你要吃,我已经吩咐厨房给你做好了。”
张汐音心中温暖,娇娇的喊道:“嫂嫂,你真好。”
两人扶着张老夫人去膳厅,张老太爷几人已经在了。
张家不如那些贵胄勋爵人家男女不同席,他们张家讲究的是家庭和睦亲爱,规矩没那么多。
一家人开开心心吃了早饭,前院来人通传,周易宏又来了。
听到周易宏来,一家人面色都很难看。
张老爷怒道:“不见。”
什么破玩意儿,若不是忍着得找证据,他就拿个刀子出去,让他知道什么叫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楚有志正要出去回话,张汐音喊住了他。
“让他稍等,我这就出来。”
楚有志动动嘴,最终听话的应是,出去回话了。
黄氏拉着她:“寿桦。”
张汐音经过一天一夜,已经清醒冷静,她必须回去,才能跟家人里应外合。
“娘,我得回去。”
张老太爷对她道:“把戴嬷嬷带上,万事小心。”
张汐音点头:“孙女去了。”
“去吧。”
——
张府门外,周易宏面色隐忍,眸中怒火却压不下。
这张府什么东西,竟然连门都不让他进,祖母说得对,这低等的商户出身就是没规矩没礼数。
楚有志立在门口,对他的不满视而不见。
这时,张汐音带着香叶出来了,身后跟着戴嬷嬷。
张汐音一袭丹青色金线滚边绣如意纹交襟长裙,精致的面容透着盈盈羸弱感。
周易宏看得一愣,心中暗叹不愧有容冠长安之名,长得真美!加上这病容,真真是惹人怜惜。
张汐音对周易宏微微做礼,冷淡的喊了声:“世子。”
戴嬷嬷和香叶施礼:“世子。”
马车从通门出来,拉到门前,香叶扶着张汐音上了马车。
周易宏见状想要跟着上马车,戴嬷嬷往前一站,一张老脸笑道:“……少夫人病还未好,世子爷还是坐侯府的马车回去吧,免得过了病气给世子爷。”

小说《贵嫡》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__SCRIPT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