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高冷王爷独宠冲喜医妃

小说《高冷王爷独宠冲喜医妃》,是作者“琳月不归”笔下的一部​穿越重生,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厉明诀祈钰,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这阵突如其来的震动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了过去,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地看着突然开始摇晃起来的古树,面色一惊厉明安迅速往后撤了几步,把围在沈羲和身边的暗卫都召了回来,“保护本王!”暗卫顿时退后,围在厉明安身边,跟随他的脚步渐渐往后移沈羲和向来不信什么鬼神之说,当下并没有往后退,而是绕着古树看了几圈,终于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发现了一个铁钩子他心下涌起一阵莫名的期待难道真的是那两人...

阅读精彩章节


宰相府,祈巍和夫人王氏已经在前厅等着了。

祈钰一路拉着厉明诀慢悠悠地走着,两人像是来游山玩水的一般,半点也不着急。

“妹妹,这里就是你从小长大的家,有什么可看的?”

祈安然跟在后面,在被厉明诀阻挡她靠近祈钰三次后,终于找到机会出声提醒。

当然,碍着厉明诀在场,她只能旁敲侧击。

“可是我一直都被关在别院的小黑屋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地方。”

祈钰甜美的声线配上厉明诀冰冷的眼神,祈安然被吓得浑身发冷。

“钰儿,又闹什么!”

这时,祈巍高声的呵斥,让祈安然的身体回暖。

原来,祈巍和王氏在前厅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影,心生不妙,就赶紧出来,却正好撞上祈钰在作妖。

生怕祈钰再继续在说些大逆不道毁了宰相府的声誉,祈巍连忙高声呵斥。

祈钰像是被吓到了一样,一个劲地往厉明诀身后躲。

祈巍皱了皱眉,王氏立刻上前赔罪。

“让王爷见笑了,祈钰自幼痴傻,经常说一些胡话。”

两人一唱一和,直接给祁钰定罪。

厉明诀却不领情,将祈钰护在身后,眼神冰冷地看着她,“大胆,本王的王妃岂是你能置喙的?”

王氏被齐王的气势一压,当即吓得跪下,“王爷的恕罪……”

祈巍见王氏这么不中用,脸上闪过一丝不悦,而后打圆场道:“今天是钰儿的生日,已经备好宴席,不如王爷和……王妃先入座吧。”

再怎么不甘愿也得叫了一句王妃,祈巍决不能让厉明诀再挑出错来。

这句王妃怎么听怎么顺耳!

祈钰看着祈家上下对她又恨又怕的样子,身心一阵舒畅,得意洋洋的拉着厉明诀走入宴席。

看着祈钰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祈安然气得后槽牙都要咬碎。

“堂堂一个宰相府就拿这种东西来招待本王和王妃吗?”

宴会厅,厉明诀看着桌上的残羹剩饭,脸沉入墨!

“王爷,这……”

王氏愣了一下。

她当初没想齐王会陪祈钰这个傻子回来,所以刻意让厨房把昨晚下人吃的剩饭端了上来。

刚才被齐王发气势一压,完全忘了这件事。

如今,可怎么圆回来?

王氏急得满脸都是汗。

“王爷何出此言?”

就在这时,祈安然出声了。

她起身,泫然若泣地看着厉明诀,语气有些哽咽。

“妹妹好不容易回家一趟,我们自是尽心尽力地筹备了一番,便是看不上,也不必如此羞辱。”

短短两句,就将王氏的故意膈应变成了祈钰嫁去王府嫌弃宰相府。

这一招,可真是高!

不愧是盛世白莲

祈钰心下嗤笑。

既然她不要脸,自己也没必要她给脸。

祈钰直接扯着厉明诀的袖子,冲祈家人冷哼了一声,口中念念有词:“我不要待在这里吃猪食,我要回王府!”

厉明诀倒也顺着她,温声道:“好,我们回去。”

说罢,他又扫了一眼祈家人,冷声警告道:“既然宰相府不欢迎本王和王妃,往后便不必登门再请。”

祈巍冷汗都下来了,连忙拦人:“王爷误会了,若是不满意让厨房重做便是。”

又冲王氏和祈安然使了个眼神,“还不快给王爷王妃赔罪!”

“爹,凭什么我要给这个……”

祈安然当然不愿。

让她一个嫡女给一个庶女道歉,传出去她岂不就成了一个笑话。

“住嘴!”祈巍急急打断她的话。

那句“傻子”要是说出口,齐王生气了告到皇上那儿,他这宰相还怎么做。

祈安然低着头,当着厉明诀的面行了个礼,咬着牙赔罪道:“今日之事,都是安然的错,还望王爷海涵。”

厉明诀不承她这个礼,语气森冷,“只要王妃不计较,本王便不计较。”

祈安然面色一僵,让她给祈钰赔罪,绝不可能!

“安然……你就给王妃赔个礼。”王氏强行压下满腔的怒火,催促道。

无论如何,祈钰现在都是齐王妃,若是今天让她不开心了,齐王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眼下,只能先哄住这个傻子。

不过,今日所受的屈辱,来日她一定要变本加厉地夺回来!

王氏盯着祈钰的双眼阴狠得仿佛要吃了她。

祈安然指甲掐着掌心,跪在祈钰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今日之事,还请王妃原谅。”

祈钰知道这对白莲花母女心里指不定想着怎么弄死她。

可她不在意。

她看着祈安然姿态卑微地跪在她面前,胸口那股从走进宰相府开始就一直萦绕在胸腔里的郁气终于消散了。

“姐姐,你怎么跪下了?”祈钰一脸天真地看着她,清澈的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不解,“姐姐不是说过,只有贱人才要跪下吗?”

闻言,祈安然蓦然抬起头,看着祈钰脸上大块的红斑,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事,脸色煞白。

祈钰敛下眼底的戾气,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亲耳听到这些话的滋味估计不好受吧?

不过这还只是个开始,她会一点一点地成为祈家人的噩梦。

“妹妹许是记错了,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祈安然坚决否认。

“没有吗?”祈钰皱了皱眉,像是在认真思索着什么。

她想了多久,祈安然就在地上跪了多久。

王氏不忍自己的女儿受此屈辱,几次都忍不住想指着祈钰开骂。

可看见祈钰身边的齐王,她只能这忍痛将目光瞥向一旁,任由女儿被侮辱。

只因,她得罪不起齐王。

祈巍自然也生气,可他也不想得罪齐王。

祈钰就是个傻子,不足为患。

可得罪了齐王,到时候齐王参他一本,陛下再罚他禁闭半个月,他这宰相之位,怕是都坐不牢了。

一刻钟后,祈钰终于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好像确实没有。”

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就让祈安然的道歉变得跟玩笑一样,可偏偏她还不能生气。

祈安然的膝盖已经隐隐作痛,她语气虚弱地询问道:“那我可以起来了吗?”

祈钰大方地摆摆手,“可以。”

闻言,祈安然就要站起来。

“对了,姐姐,我娘留给我的玉佩呢?你可以还给我了!”

小说《高冷王爷独宠冲喜医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