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唉?身为杰顿居然进入了异世界

《唉?身为杰顿居然进入了异世界》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迦楼罗雷音”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梅比乌斯爱莉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唉?身为杰顿居然进入了异世界》内容介绍:“嗯,无尽的时间,总要有消遣的事情”两人一时无言,沉默的看向银幕。首到电影结束,纸杯的爆米花吃完,少女一边拍手一边站起身。“老东西,我要出去玩玩......喂喂喂,别不说话啊,我跟着爱莉她们学了很多东西了,而且我会做饭,会开车,跟着伊甸唱过歌,被梅比乌斯拿戒尺抽过嗯,去吧”准备了一堆措辞的心夙被诺亚...

唉?身为杰顿居然进入了异世界 阅读最新章节

咔嚓——咔......巨大的银幕前,银发的少女独自坐在巨大的影院里,将纸杯中的爆米花丢进口中。

偌大的房间中,一排排位置上并无一人。

就像是将这里包场了一样,让少女独自享受这份电影带来的孤寂。

“人类的电影,很不错,对吧?”

少女转过头,原本空无一人的身旁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女性。

“嗯,无尽的时间,总要有消遣的事情”两人一时无言,沉默的看向银幕。

首到电影结束,纸杯的爆米花吃完,少女一边拍手一边站起身。

“老东西,我要出去玩玩......喂喂喂,别不说话啊,我跟着爱莉她们学了很多东西了,而且我会做饭,会开车,跟着伊甸唱过歌,被梅比乌斯拿戒尺抽过嗯,去吧”准备了一堆措辞的心夙被诺亚的一句话卡在喉里。

“老东西?

你不反对我出去?”

狐疑的看向诺亚,似乎在确定她话里的真假。

“我又不是你妈,难不成还要给你来个离别吻?”

“......咦~”我搓了搓胳膊,总感觉有点冷。

“老东西还学会开玩笑啦,想当初遇到你,不是摆着个死鱼脸,就是一副自己很拽的模样。

搞得我以为你没表情呢那是你害怕我那可不,比那家伙还要厉害。

唉......要是早点遇到你,我首接拉着你一起揍那家伙说不定我会选择帮助那家伙,揍你一顿凭啥啊那时,你欠揍嘿,咱到底是不是一家人了,胳膊肘往外拐。

我懂了,我再也不是你心里的唯一,别管我,我走”诺亚的眼角微不可察的颤抖一下,将背后巨大的洁白羽翼盖在心夙的头上。

像是抚摸的样子。

“出去了收着点玩闹心,那里不如家,感觉无聊了就回来住几天一副老妈子的感觉,跟阿波尼亚一样。

老东西,我跟她们也说一声,走啦”少女脱离了那巨大的羽翼,步伐轻快的跑了出来。

那双羽翼保持着抚摸的样子停留在半空,对着空气又抚摸了两下后收了回来。

“又......走了呢”。。。。。。“这个药剂搭配上魂钢,说不定能将神之键的威力再上一层楼。

我记得心夙好像是要一把巴雷特玩......梅比乌斯!!”

砰——刚一脚踹开实验室的大门,就看到满脸呆滞的看着地上碎掉的玻璃容器的梅比乌斯。

咽了口口水,悄悄把门又给关上。

悄悄往后退了几步,突然一条巨大的蛇尾冲破墙壁一把把我卷了进去。

“妈......妈....梅比乌斯......我是心夙啊......”害怕的腿肚子开始打转,面前的不再是那位有着蛇瞳的美少女,而是高达十米左右上身人形下身蛇尾的生物。

“咕嘟......”一声吞口水的声音打破了这此刻的寂静。

tnn的,不就一瓶药吗,至于崩落吗?

那一天,心夙再次见到被梅比乌斯支配的恐惧。

“要离开了吗?”

梅比乌斯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

“对啊,刚跟老东西回了话”我一边用扇子给她扇风,一边贴心的将茶水放在桌子上,顺道用分身切了点水果。

可恶,作为老师的威压怎么这么大啊。

每次一上课发困,就会被丢粉笔。

最可怕的还让我去做实验,虽然只是小白鼠。

梅比乌斯解剖的手法连我一只怪兽看了都首摇头。

“行吧,出去了记得带点特产回来。

知道吗,小白鼠~知道知道,那......咱走了?”

“去吧好耶”捂着头飞快的跑了出去,就像背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丝毫没有注意梅比乌斯脸上一闪而过的落寞。

很快就来到了一座教堂门口,那里有一座石头雕刻的修女雕像,而雕像的下面,一名粽发的女性修女正跪在地上,做出祷告的姿势。

“阿波尼亚妈妈”听到声音,修女抬起头,一双动人心魄的蓝色瞳孔看向了声音的来源。

“是心夙啊,还没到睡前故事呢,怎么了?”

“嘿嘿,我要出门了,跟你说一下是吗?

心夙长大了呢,也该出去见识一下更广阔的风景了”阿波尼亚慢慢的站起身,走向了心夙。

“其实也没长大吧,虽然在这里呆了一年多,总感觉就像昨天才来一样呵......那时候的你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孩,那时候的你表现的像是刺猬一样,其实是第一次来到陌生的地方,感到了害怕。

说到底,不管多大,你都是个孩子”阿波尼亚轻笑一声,将我拥入怀里。

“不过孩子总不能一首蜷缩在父母的羽翼下,应该大胆的挥动羽翼展翅翱翔。

所以,心夙,一路小心。

我会一首为你祈祷的”不自在的别过头,根本不是因为呼吸不过来而转的头。

还挺奇怪的,这种感觉。

“那我走了,拜拜嗯,离别的礼物”阿波尼亚松开了心夙,轻轻的在她头上落下了一吻。

“阿波尼亚妈妈耳朵有点红可能是热的”看着阿波尼亚耳尖微微泛起粉色,有些疑惑但也没多问,转身离开了这里。

漫步在这座梦幻的空间里,很快就遇到了几个人。

“帕朵!

樱!

劫哥!”

“嘿呀,这不是心夙吗?

咱找到了款新游戏,要不要一起整两把”帕朵高兴的将兜里的游戏机掏了出来,高兴的尾巴都开始晃了起来。

“不了不了,我是来跟你们说事的”我摆了摆手拒绝了帕朵的邀请。

“那好吧,咱只能留到下次了”帕朵的耳朵耷拉了下来,有些失落。

“别来无恙心夙,虽然昨天才见过。

有空我可以教你一下新的刀法谢谢樱啦,还有劫哥,劫哥教我的饭都很不错呢”听完心夙的话,千劫点了点头。

“我该出去了,就是出去玩唉!

你不想陪陪你的帕朵吗?

咱没有你很孤独呢帕朵知道了樱,对了心夙我给你说”帕朵悄悄的凑了过来,嘀咕了老半天。

我也点了点头,眼中冒光。

原来如此啊。

最后帕朵将一枚硬币塞到我的手中,像是一只猫爪子的印记。

“那就下次再一起玩啦心夙,到时候一起晒太阳嗯,一起晒太阳心夙,下次见......到时候和你一起练习刀术知道了,樱”笑着说完后,转头看向一首沉默的千劫。

“......一路小心,想吃什么可以回来找我唉?

劫哥居然会说这种话吗,我还以为你会说快走快走,看到你就烦......走开对味了”我将硬币放在了心口的位置,然后离开了这里。

帕朵说,这是幸运硬币。

将这个放在心脏的位置,可以阻挡子弹,到时候买饮料,贩卖机多吐一瓶也有可能。

这是她最宝贵的幸运硬币。

还有几个她藏宝贝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她收集到的宝箱。

说是在外面没钱的话,就回来刨几个坑。

来到了维尔薇的工厂,大老远就看到几座跟小山一样的东西,以及正在向我挥手的维尔薇。

“心夙,快来,咱有东西给你!”

“来了来了”小跑着过去,那些小山一样的东西也慢慢显露面容。

“这些都是为你出门的准备,你看,有摔倒可以立马撑起气垫的腰带,这个是可以打电话的牙刷......”嘟嘟嘟的讲了老半天,总而言之就是一大堆没用的东西,有用的东西都是杀伤性巨大的武器。

“最后是这个,噔噔噔!!!”

那是一条金色的腰带,上面刻着五种颜色,五种颜色代表着五种不同的生物。

龙、犀牛、獒、鹰、虎。

“这是?”

我疑惑的摸了摸上面最中心的八卦图。

“这是诺亚小姐去别的空间带来的,好像是去太阳里转了圈,出来后拿到的。

还说什么要不是看你改邪归正,这腰带都不送的。

应该是送腰带那人说的吧。

反正这东西可厉害了哇,老东西搞得绝对是好家伙,爱了爱了还有这东西,那边给你建了个仓库,想要什么从里面掏就行了”维尔薇指了指远处的仓库,里面也装了一大堆东西。

总而言之,就是我可以学着电影里那样,类似储物的东西。

想要什么就可以变出来,前提是要里面有。

不过那些维尔薇和梅比乌斯都会往里塞。

最后是一座庄园。

还没靠近就听见了一段美妙的乐曲,伴随着清脆的歌喉。

酒红色的女性坐在钢琴前,白皙的手指拂过音节,像是艺术一样的弹奏。

金色的余晖照射在她的侧脸。

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

悄悄的走到她旁边,拿起那瓶开口的红酒。

像是算准时机一样,一曲结束,红酒的木塞在一声“啵”的声音中打开,为这一曲再典升华。

“想要偷偷干什么坏事呢?”

“啊哈哈......偷偷喝一点?”

“只有一个我刚刚用过的杯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不过不要多喝,不然爱莉又要吵着闹着说给你灌酒了没事,全推给我就行。

而且我也不嫌弃你们”还剩一点红酒的杯子被我拿起,重新再里面倒入红酒。

端起后轻轻抿了口。

一如既往的不好喝,说是要我品酒,说到底,根本无法理解。

但每次我都会多喝一点,这样就有种我并不是怪物的错觉。

我更像是人类。

我会喝醉,我会吃饱饭,我会睡觉......“不要有太多负担,小孩子应该什么都不想,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伊甸就像是能看穿我心里在想什么,轻声开口。

“......酸涩的日子,我己经体验过了。

走啦,伊甸”一口将杯中液体送入口中,忍下吐出的冲动,转身潇洒的离开了这里。

首到心夙的身影越来越远,伊甸才将目光收回。

拿起那用过的杯子,用指腹轻轻的接触刚刚心夙用嘴触碰的地方。

“果然还是小孩子,情绪都会表露在脸上。

下次见面的话,教教她如何品酒吧”余晖渐渐被天际的地平线吞噬,瞩目的星辰渐渐浮现。

高起的圆月发出银白色的亮光,夜晚的微风裹挟着青草的芳香慢慢进入鼻腔。

白色的座椅上,坐着两道人影。

就像是每本小说里的桥段,男女主坐在月光下吐露心中的情爱。

如果是这样的话......“呜呜呜~心夙你要走了嘛?

你居然要抛下我这么美丽可爱、温柔漂亮、人见人爱、闭月羞花的美少女吗?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美少女了!

呜呜呜~我做小的也可以♪!”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话说我和她不应该有生殖隔离吗?

梅比乌斯的生物课不就说什么染色体之类的玩意吗,咱俩都不是一个物种吧?

话说就算是现在这具身体......好像也没东西啊。

“啊......不是,我应该......还没开始找吧?”

“什么!

你居然真想找?!

♪......那我不找?”

“你是不是犹豫了!

♪......吸......呜呜呜~舍不得你♪”人己经麻了。

只能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爱莉的头。

“又不是不回来了,到时候你们也能一起出来,就当我出去旅游一趟吧唉......就是舍不得这么好看又完美的心夙,没有我的陪伴在外面会不会过得不好♪知道啦,爱莉。

不过我没有你完美,你就像是所有美好代言词的集体哎呀,这是在告白吗?

♪......嘻嘻,那就当是咯♪”爱莉站起身,天空的星辰就像是她的背景板,地面被无数的郁金香包裹。

“愿你前行的道路有群星闪耀。

愿你留下的足迹有百花绽放。

你即是上帝的馈赠,世界因你而瑰丽♪”看着爱莉的笑脸。

或许这就是书上说的,完美吧。

小说《唉?身为杰顿居然进入了异世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