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凤错凰乱倾天下》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裴时骁知鸢,讲述了​”“竟然如此严重!”裴时骁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她如今毒性如何……你先别急,听我说完。”薛淮赶忙打断他的话,“据我所知,中了此毒的人,一月后才会毒发。一旦毒发,几个时辰内就会身亡。可是她,竟然没有性命之忧……没事难道不好吗!”裴时骁瞪了他一眼,“你确定这毒不会伤到她?”“二爷,您对她的关心似乎有些过...

凤错凰乱倾天下

阅读精彩章节

清辉院,书房内。

“醉骨?

那是什么东西!”

裴时骁的声音突然提高,语气中充满了疑惑。

薛淮解释道:“醉骨原是一种酷刑的名字,后来,被人用作毒药命名。

此毒可蚀骨噬心,最终让人骨消肉烂,在极度的痛苦中死无全尸。”

“竟然如此严重!”

裴时骁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她如今毒性如何……你先别急,听我说完。”

薛淮赶忙打断他的话,“据我所知,中了此毒的人,一月后才会毒发。

一旦毒发,几个时辰内就会身亡。

可是她,竟然没有性命之忧……没事难道不好吗!”

裴时骁瞪了他一眼,“你确定这毒不会伤到她?”

“二爷,您对她的关心似乎有些过头了啊!

前几天您还说她长得难看,现在看到她的绝色容貌……”薛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话中有话。

“我只是觉得她是我救回来的,而且她还有细作的嫌疑,留下有用!”

裴时骁连忙反驳。

薛淮收起笑容,严肃地说:“按我的猜测,她在毒发后应该及时服用了极其珍贵的解毒药。

而且,她的内力定然深厚,化解了部分毒性。”

“内力?

你是说……她会武功?”

裴时骁皱起眉头问道。

薛淮点点头,“她不仅会武功,而且还常年练习剑术等技艺。

我刚才给她把脉时,观察她的右掌,掌心有明显的茧子,甚至连指腹上也有,这完全不像普通闺阁女子的手。”

“她手上的茧子比我还要多,与您和世子差不多。”

他又补充道。

二爷和世子,皆是自幼习武,不仅精通刀剑枪法,还苦练骑射,才会有这样的手。

“看来,她应是江湖中人……或许是某个杀手组织的杀手。

因欲摆脱掌控,被人下毒追杀,才跌落悬崖……”裴时骁不紧不慢地分析着。

薛淮点头表示赞同:“对方想必是知晓她的武功高强,故而才在下毒后又派高手乘机追杀。”

他稍作犹豫,接着说道:“她既有能耐解了醉骨的七分毒性,他日或许能够将剩余三分解除……毒性继续留在她体内,会如何?

解除之后,又会怎样?”

裴时骁紧忙追问一句。

“毒性留存,她虽无性命之虞,但内力尽失,变得手无缚鸡之力,且每至阴雨天寒,便会浑身疼痛难忍,甚至影响她的寿命……”薛淮看向裴时骁,轻声叹息:“但倘若彻底解除,她则会恢复武功……与您旗鼓相当,甚至更胜一筹……”一个陌生女子,不知其根底。

若是又身怀武功,甚至身手在裴时骁之上,那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裴时骁沉默半晌,满不在意地说:“你不是说,此毒难解嘛。

她又怎能轻易解除!”

“这件事,无需告诉她!

手无缚鸡之力倒也省心……浑身疼痛难忍,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至于,影响寿命,少活几年又何妨!”

言罢,他便拂袖而去。

不过是个容貌姣好的小女子……他看着顺眼,或许留她在身边几年,其余之事与他何干!

裴时骁暗自思忖,他向来不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人。

更何况,他未来的妻子必定是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绝不会是一位来历不明的江湖女子。

至于纳妾……他们裴家有三十无子才可纳妾的家规。

让她做个通房丫头,似乎也不太妥当……“二爷,王妃和世子妃回来了。”

向明的声音,打断了裴时骁的思绪。

“走,赶紧去看看。”

他甩掉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大步离开。

须臾,前厅内。

“阿骁,此次没有受伤吧?”

武安王妃看到次子,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

“娘,我没事。”

裴时骁喜笑颜开地回答。

他又转头看向一旁,那位身着蓝色留仙裙的女子,嘴角微微上扬,轻声唤道:“大嫂。”

“我们方才一进门,便听闻,二弟此次带回来一名女子,不知如今人在何处呢?”

世子妃林舒苒笑着问道。

“是谁如此大胆乱嚼舌根!”

裴时骁佯装斥责,“不过是路上救下的一名孤女罢了。

如今她的身份尚未查明,娘和大嫂无需在意。”

武安王妃轻叹一声:“娘还以为你身边终于要有佳人相伴了呢!

你己到弱冠之年,是时候娶妻……我忽然想起营中有急事要处理,先失陪了。”

裴时骁话音未落,便飞奔而去,仿佛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赶。

“她在养伤呢,先别去看她!”

他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渐行渐远。

“这孩子……每次谈论他的亲事,他都落荒而逃,这可如何是好啊?”

武安王妃眉头紧锁,满脸愁容。

林舒苒有些欲言又止:“二弟他是不是……还对宛宁念念不忘啊?”

“荒唐!”

武安王妃长叹一声,“宛宁如今己远嫁和亲,他们二人此生再无可能。

不行,我得赶紧为阿骁张罗一门亲事!”

“那……我们要不要去看望一下那位姑娘?”

林舒苒小心翼翼地问道。

武安王妃思索片刻,摇了摇头:“既然阿骁说她在养伤,我们就不要去打扰她了。

此事以后再说吧。”

“你稍后派人给清辉院,送些女子的用品,再调拨几个丫鬟过去。

毕竟是阿骁带回来的姑娘,不要怠慢了。”

她一再叮咛。

阿骁向来是个有主意的人。

他既然称那女子的身份尚未查清,想必是有所筹谋。

她们此时若轻举妄动,恐怕会坏了他的计划。

清辉院白芷和南星,正与知鸢讲述着武安王府的情况。

“王爷仅有一位王妃,并无妾室。

王妃育有两子一女,世子裴时安,郡主裴清桐,二爷裴时骁。”

白芷言道。

南星接着说:“世子七年前迎娶了金城刺史的嫡长女为世子妃,至今膝下无子。

郡主六年前嫁给了平阳侯世子,而二爷尚未娶妻。”

“王爷和世子都没有妾室?”

知鸢惊讶地问道。

白芷点点头:“武安王府有,男子三十无子方可纳妾的规矩。”

“世间男子多数三妻西妾,此规定倒是别具一格。”

知鸢感叹道。

南星犹豫了一下,问道:“知鸢,你对二爷是怎么想的?”

“他救了我的性命,又带我回王府养伤,我很感激他,如同你们一般。

我觉得他是个好人。”

知鸢笑着回答。

白芷与南星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叹息。

二爷那日看知鸢的眼神,分明是看上她了……然而,武安王府地位显赫,二爷身为王府嫡次子,他未来的妻子,必定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或是将门虎女。

知鸢虽说容貌绝色,气质出众,但她的身份成谜。

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成为二爷的正妻。

她们现在只希望,二爷可以高抬贵手,放过知鸢……

小说《凤错凰乱倾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