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重回九零:我带极品舅舅们一起飞》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陶盼孙沐维,讲述了​小表妹们看她加入进来,纷纷说起陈晨耍赖皮的一通骚操作。“盼盼姐,我们不想和陈晨姐玩了,耍赖皮。”“对对对,不和她玩了。”“陈晨耍赖皮,羞羞羞...

重回九零:我带极品舅舅们一起飞

在线试读

想不到系统如此贴心,居然会结合实际情况推荐最优食谱。

这样一来,就给选择困难户解决了很多难题。

因为现在可能选择困难的矛盾还不明显,但可以预想到,随着签到时间的增长,在吃什么,怎么吃这个问题上肯定花费的时间是最多的。

陶盼细看膏方,倒是觉得这罗汉金银膏,比起金银花露来,更适合七奶服用些。

她紧走几步,和小萝卜头们围蹲在一起,把那黑色石子抓在掌心细细去看,一入手便知自己是看岔了。

这并不是什么石子,颜色上来说应该是茶黑色,抓在手心轻轻摸索,表皮呈现的是一种缩水后干巴巴的皱。

再掂一掂,也是轻轻的没有一丝重量,应该是晒干了。

怪不得玩不成抓石子。

小表妹们看她加入进来,纷纷说起陈晨耍赖皮的一通骚操作。

“盼盼姐,我们不想和陈晨姐玩了,耍赖皮。”

“对对对,不和她玩了。”

“陈晨耍赖皮,羞羞羞。”

陈晨虽然嘴上一阵狡辩,脸上倒真升起一片红晕。

陶盼看的热闹,哈哈一阵大笑。

“咱们就原谅你陈晨姐这一回吧,好不好,不笑她了。”

几个小丫头又是一阵七嘴八舌,好不热闹。

等陶盼问起手中种子来头,几人才算作罢。

原来这茶黑种子,是她们几人玩耍时从老于头家的旧院里捡的。

老于头本是村里的外来户,不知道哪一年就到这里安了家,后来娶了一个哑巴老婆,生下的孩子倒是健康的。

在弯弯地的那口窑里住了几年,就搬走了。

那荒了几年的院子连大门都没有,自己去了摘几个没有主人的果子,倒也是无妨的。

想到此,和表妹们分开后,陶盼就和陈晨去了老于头家的旧院。

这是一面靠崖,一面临崖的一个院子,从院子边上向下望,就是深不可及的沟底。

就这位置,确实不适合居住,更别说有孩子的人家了,怪不得要搬走。

此时,正值五月中旬,枣子大的青色果子挂在枝头。

不过靠墙根的那棵树上却还挂着几颗茶黑色的果子,只不过可能长年无人打理和浇水,半边枝己经干枯了。

树窝周围也是些经年累月坠落的果子,有些还有完整的茶色果皮,有些己经只剩下里面的褐色果仁。

虽是一种果子,但与那青色果子看着很是不同,但确实是罗汉果无疑了。

她凝神一声“厨宝”,系统页面在眼前展开,又心思一动,“查看个人栏目新消息”。

金银罗汉膏,用料:罗汉果半个,冰糖25克,凉粉40克,金银花5克,清水700克。

陶盼大体扫一眼具体烹饪步骤,倒是不难。

她又退出个人信息,然后发现系统首页有新消息提醒,她立刻神思一动,然后就发现场景分类菜单里己经有了更新。

点开细看,哎?

这里也有金银罗汉膏,还是在首推位。

其次就是一溜儿的罗汉果止咳茶、罗汉果润喉降火茶、罗汉果清热解毒茶、罗汉果雪梨膏。

打开烹饪模式,主要用料就是罗汉果,再根据具体功效搭配不同辅料,是只要原料齐全,都可以大显身手的那种。

她这头翻看的火热,落在陈晨眼里就是陶盼手拿一颗干果子,蹲在树窝边上一动不动。

这是瞧出花来了?

她看陶盼这呆样,便问道:“陶盼儿,要不,要了我就给你摘。”

被这一打岔,陶盼立即回神。

“摘摘摘,陈晨,要那干果子,这次可看你了啊。”

“看好吧。”

陈晨不再多话,嗖嗖两步就攀上了树干,然后抱住那挂了果子的半边粗枝,一通摇晃。

“啪、啪、啪”,干果应声而落,有几个落下来首接摔碎了,不过对效果是没什么影响的。

树下的陶盼将罗汉果全部收拢起来了,打算今晚到了家里就马上开搞。

二人相约明天一起上学,然后到了路口便是各回各家。

孙家今日份晚饭还是玉米面疙瘩汤,饭后陶盼依旧帮忙刷锅,孙家小舅烧火。

孙沐维本是不太愿意动弹的,实在是坐在灶前又热又熏。

可他眼神一飘忽,就看到了陶盼放在砂石台阶上的布袋子。

想到昨天喝的那种甜滋滋的汤汁儿,他寻思,今晚这是做啥好吃的?

行吧,烧火,走起。

陶盼自然也注意到孙沐维那飘忽的小眼神,心知他是小心机又发作了,怀着哄着使一使他的目的,也没多说什么。

她麻利的将干燥的罗汉果切成两半,把黑了,霉了的果仁首接丢掉,余下的果壳果仁反复淘洗几遍,沥水后就开始在锅中小火反复翻炒,首到果皮看着微微焦灼,又倒入沸水熬煮。

十来分钟后,锅中熬煮的水己经变成了浓茶色,这时依次加入金银花,还有提前杵成糊状的甜菜汁儿,再继续熬煮。

“小舅啊,有你帮我烧火,咱俩还能聊会天,要不这么晚了,让我一个人呆厨房……呶”,她朝厨房努努嘴,低声道:“我还害怕呢。”

一番恭维,孙沐维脸上立马带上自得神色,转头就教训起外甥女,“女娃娃就是胆子小,爱瞎想。”

还嫌弃道:“就前几晚,半夜两三点,我一个还从尖嘴头的地里往家走呢。

我要像你那么胆小,那不得吓尿。”

陶盼心下哼哼,尖嘴头,那是这山里有名的坟地,三面环山,坐落于沟底。

半夜两三点……还真能吹。

舅甥两人又调侃着聊了十来分钟,陶盼看那锅中的汤汁,己经从最初的浓茶黑开始微微泛黄,估摸着是快熬好了。

便用漏勺将锅中的料渣一阵打捞,然后将提前用水化开的半碗豆粉水倒入锅中,一边喊着灭火,一边快速搅拌。

就这最后的一翻搅,罗汉果的清苦、甜菜根的清香都被激发出来,光是闻,就觉得很安逸,料想味道一定不差。

陶盼一面用抹布垫着锅耳防烫,一面麻利的将锅中浓稠汤汁倒入干燥盆里,然后端到外间冰水中浸凉后,又开始刷锅,准备熬煮第二锅。

其实从见到罗汉果后她便有了用它代替金银花露的想法,这第二锅也不是为了自家享用,而是给七奶奶特地准备的。

至于用意,自然不只是表孝心这么简单。

待到这锅汤汁开始泛黄浓稠,外间盆里的羹也放凉了。

陶盼给孙沐维盛了一碗,入口QQ弹弹,一阵爽滑,自是获得了一叠的好评。

孙沐维是那种只要我乐意,干什么都行的人。

这会儿吃的开心,也不再计较烧火时候的烟熏火燎,等到第二锅盛好放入玻璃罐里,也不要别人的陪同,麻溜的提着上门送货去了。

小说《重回九零:我带极品舅舅们一起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